好心回绝与残暴承受

好心回绝与残暴承受

  安德鲁是一名记者。有一次,他来到非洲某部落采访,这个部落本来就十分贫穷,刚刚还遭受到一次严峻的地震。安德鲁真实地记录了这儿的全部,他想尽全部或许呼吁人们协助这个部落。
  
  在进行了一上午的拍照和拜访后,到了午饭时间。这时,有个族员端着一盘炒面走过来说:“安德鲁先生,这是咱们为您预备的炒面,您快吃吧。”安德鲁急速摆手说:“我车上有食物,这碗面你们自己吃吧。”正说着,族长也走过来说:“你肚子必定很饿了,快吃了这碗炒面吧。”本就贫穷的部落,又遭了震灾,食物必定十分紧缺,安德鲁真的不忍心吃他们的东西,再次婉言谢绝,“我真的不饿,我车上还有食物,你们自己吃吧。”
  
  族长眉头一皱,他好像发现了什么,回身对那族员说:“我之前就告知你了,城里人是十分留意卫生的,你看这只碗,多么陈腐,看上去多么不卫生,让他怎样吃?”那个族员冤枉地说:“我按你的要求做了,可这已经是族里最好的碗了……”
  
  霎时间,安德鲁理解了,这是一碗无法回绝的炒面!哪怕是好心的谢绝,也会给他们形成损伤,使他们误以为自己在厌弃他们。想到这儿,安德鲁当即大声说:“我肚子饿极了,这碗炒面我吃。”說完,他接过炒面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。
  
  看着安德鲁饥不择食的姿态,族员们都欣喜地笑了。后来,安德鲁在他的日记中写道:“有时候,好心的回绝也会损伤他人,而有些看似残暴的承受,实际上却是极大的尊重与友善!”